Recent Articles

    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在西北

    2021-01-27 05:57

    中亚五国与中国西部地区发展水平、资源禀赋相近,在很大程度上难以形成互补效应。杨恕曾将其比作两个网球拍对接的拍柄,产业、人口密度低,西面欧洲和东面中国的东部地区产业、人口密度较高,从空间形态来看,呈现非均衡对称的经济结构,很难形成一个完整的经济带。

    “中亚地区与中国西部地区发展水平差不多。”陈耀认为,中亚与中国西部地区都有着丰富的油气矿产资源,都需要资本、技术和人才来带动发展。

    在这次西北五省区省级官员参与的座谈会上,张高丽要求各地要找准自身定位,科学确定本地在全局中的“角色”和“职责”。而他提出西北五省区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依托,被认为是对丝绸之路经济带一个重要指导。

    “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针对大西北。”陕西省决咨委委员、陕西省社科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宝通对记者表示,各地都在争丝绸之路经济带,但首先这是西部大开发的深化,这主要是给西部的,而不是给东部的。

    由于地缘政治因素,中亚地区一直深受俄罗斯影响。对于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设想,俄罗斯态度不清晰。

    “我当时就说联合不起来,走不出去。”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到现在西北地区不也照样没联合起来,走出去的也就新疆一省而已。

    目前,西北五省区对于自身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定位逐渐明确。陕西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“新起点”概念,甘肃则提“黄金段”,宁夏、青海都提“战略支点”,而新疆则是要建设“核心区”。

    去年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提出后,西北五省区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热潮,纷纷抢夺“桥头堡”、“排头兵”等概念定位。此后,围绕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问题,多个地区又一哄而上,各说各话。而对于涉及切身利益的事情,各地更为热衷,争相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范围内。

    “这对(丝绸之路经济带)规划编制有很重要的指向意义。”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、中国社科院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丝绸之路经济带若没有边界范围很难推进落实,在空间布局上应该有轻重之分,此外还要与相关国家协调对接,形成共识。

    “(丝绸之路经济带)要建立共识。”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虽然从去年至今中亚一些国家态度有所变化,但还是要进一步加强相互了解沟通。

    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提出近一年后,国际上,尤其是中亚国家对丝绸之路经济带仍存狐疑,而国内相关规划编制仍在进行中,对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如何建设等问题,官员、专家也没有共识。在这种情况下,丝绸之路经济带应该如何赢得各方共识,从而将这个构想做实,成为绕不过去的一道障碍。

    “各地都很热情,但缺乏理性。”甘肃省委党校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含琳对记者说,各个地方对自己的角色定位也不准确,定位一个是由国家来定;另一个是通过市场来定,这就要看一个地区有没有真正的实力,而不在于嘴上喊得怎样。

    从西汉张骞“凿空西域”之后,丝绸之路渐通,成为连接东西方的一条纽带。然而,千年之后,这条线路几乎只剩下历史文化价值,原来至关重要的贸易通道地位早已丧失。1992年新亚欧大陆桥的开通,再次将丝绸之路沿线串联,只不过这次路途上响起的不是驼铃而是火车与铁轨的机械摩擦声。

    对于俄罗斯而言,存在欧亚联盟这样一个经济一体化组织,希望将中亚国家纳入。而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或多或少与之冲突。正是因为俄罗斯的影响,去年年底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宣布拒绝中吉乌铁路,导致这条中国连接中亚的重要干线难以落实。

    7月2日到5日,张高丽在宁夏、甘肃调研,一路听取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意见建议。自去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之后,各地纷纷围绕丝绸之路经济带角逐,甚至黑龙江、云南等地也希望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之中。

    对此,杨恕意见也一致。他认为,丝绸之路经济带涉及大范围、跨区域的地区,理论上要区分清楚大区域、亚区域,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要立足于更为长远的规划。(21世纪经济报道)

    对此,杨恕概括为一句话:“西北缺的中亚也缺,西北有的中亚也有。”以前联合走西口走不起来,现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同样面临这些问题。

    “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在西北。”中国社科院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对记者说,西部大开发以前没有什么抓手,而丝绸之路经济带则是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抓手,它主要是向西开放,而西北几个省区是前沿。

    7月4日下午,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、新疆五省区的政府官员赶赴兰州,参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主持召开的座谈会。在此次会议上张高丽表示,西北五省区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依托。

    陈耀认为,丝绸之路经济带不是国内单方面的区域战略,而是开放战略,要与相关国家协调对接,形成共识。而且,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概念、内涵和理论需要进一步建设。

    宁夏社科院综合经济研究所所长段庆林表示,宁夏对于丝绸之路经济带认识比较清楚,主要还是以中阿合作为基础,宁夏和中亚没有合作基础,因为地缘政治、教派冲突等因素陆路到中东又不通,只能在中阿合作的基础上谈丝路经济带。

    丝绸之路经济带一出,各地蜂拥而上,除去河南、山东、重庆、四川等地不说,东北黑龙江想借古代朝贡线路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,西南边陲省份云南也挟“茶马古道”插足,一时间丝路经济带几乎能把整个中国版图纳入,也引来学界不少嘲讽。

    与丝绸之路经济带今天的反响一样,当年新亚欧大陆桥的开通也使得政商学界兴奋不已,希望借此通道重新打通丝绸之路。当时的设想被称为“联合走西口”,这甚至被纳入国家战略,希望借新亚欧大陆桥连接东部沿海与西北地区,为西北地区的东进西出、双向开放提供便捷通道。